甜甜甜肉包子

杂食动物ଘ(੭ˊ꒳​ˋ)੭✧ 谢乐/朱修/真遥宗凛/瑟莱/米优/楼诚及衍生/小狐三日
重度声控✧*。 BL✧*。
最爱漫画老师:中村春菊✧*宝井理人✧*

[古二·谢乐]你是我的精灵(七)

抱着无异温柔睡去的谢衣将所有事抛在脑后,毕竟恋人在怀万事足。但对于担心着无异状况的夏夷则就不一样了,说起急急忙忙开车去找阿阮拿抑制剂的夷则,在谢衣压倒无异的时候才找到在药剂室的阿阮。

 

看着气喘吁吁出现在门口边巨大透明玻璃前的夷则,娇俏灵动的少女轻放下手中的试管,摘掉手套,推开无菌药剂室的门,愉快地扑向夷则,圈住了夷则的脖子亲昵得在脸上蹭了蹭,“夷则夷则~怎么这个时间来找我?”

 

向来冷静的夷则三皇子也只有遇到了阿阮才会变得格外温柔,双手环住阿阮的腰。还没有习惯在公众场合和自己的未婚妻甜蜜,嗅到了带着淡淡的属于阿阮的花香,还是红了脸,不过还好周围没有人看着,“呃……那个……阿阮,先听我说,无异可能发情期提前了,我急需omega抑制剂带给他,他现在的状况很危险。”

 

“什么!?小叶子的发情期居然提前了?我还想着过几天再把改良过的抑制剂送去给他啊!哎呀,都怪我不好!”万分担心好友身体状况的阿阮放开夷则,急匆匆往抑制剂储藏室走去,边走边担心地自言自语“哎呀!第一次经历发情期的小叶子肯定很难受,他的身边又没有属于自己的alpha保护,会很危险的!这可怎么办!”

 

听着阿阮的担心,夷则突然想起来走之前已经去找无异的谢前辈“我想,无异应该不会受到其他alpha的干扰。我来之前谢前辈已经去找无异了,有他保护无异想来无异暂时应该是安全的。毕竟无异是他最疼爱的徒弟,谢前辈绝对不会让别人侵犯他。”

 

正在疾走中的少女突然停下了脚步,瞪大了双眼回头望着夷则,慎重地问“夷则,你确定谢前辈去找了他吗?”“是,我当时话都没有说完,听到无异身体不适的谢前辈就跑去找无异了。”

 

“噗嗤”一声,少女轻笑出声,一字一句像是为了确定什么又问了一遍“夷则,你确定无异的身边有谢前辈陪着吗?”“嗯,这个我可以确定,无异在流月府拥有的安全休息区域只有他本人和谢前辈可以打开锁控,其他人是进不去的。”

 

少女的眉眼露出了弯弯的笑意“嘿~那夷则,我们就不用这么担心啦~说不定我们还能促成小叶子多年的心愿呢!~”看着疑惑写满脸上的夷则,阿阮慢慢解释道“夷则,难道你没有发现无异和谢前辈之间有什么不同于师徒的感情吗?”

 

对感情一向反应有点慢的夷则单手抵着下巴回忆,“我之前也有问过无异,想要介绍优秀的alpha上将给他,但是都被他逃开了。至于谢前辈……我总感觉……谢前辈对我有着一丝丝敌意?尤其是每次我和无异从实验室出来,遇上谢前辈的时候……”

 

“噗……哈哈~夷则你真是笨!反应好慢哦!谢前辈是吃醋啦!~作为无异的知心好朋友,他那点心思,怕是只有他自己以为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这么多年,他除了跟着他师父哪儿都不愿意去,只要有谢前辈在的地方绝对有小叶子,三句话离不开他师父多么多么好,师父今天制作了什么能源装置,我简直要被小叶子念叨得头都晕啦~乐伯伯和傅阿姨应该也是早就了解小叶子的心思,只是大家都不点破。一是想明确谢前辈的意思,二来也是想等着无异成年时再说。”

 

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还没缓过神的夷则接着问“那……谢前辈……是早就喜欢无异了吗?”

 

认真思索了一下,阿阮慢慢分析道“唔,根据我这几年的观察,自从我参与抑制剂的研发开始,谢前辈作为高级军官,本来可以尽早找一位omega结合,但却每一次都参与alpha抑制剂的研发适用阶段,目前研制出最强效但会令alpha身体剧痛一阵的试剂也有谢前辈的功劳,并且随后也一直在购买。为什么这么久谢前辈都不肯找寻omega与他结合,反而用这种强效但会令身体疼痛的抑制剂?肯定是为了心爱之人。再联想每次谢前辈对无异关爱的眼神,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关心,而且每次谢前辈要去边境地区巡视的时候都不肯带上小叶子,一定是担心他会受伤。”

 

“那为什么谢前辈不对无异说呢?”

 

“大概谢前辈也是想等无异成年的时候,慢慢说给他听,给他自由选择的权利吧。也可能是担心自己的感情会不会吓着小叶子。哎呀~总之这两人真得是急死人了。”

 

恍然大悟的夷则,看着阿阮微微激动地说“难怪每次我调侃无异之后,若是被谢前辈看到,总会对上一股充满敌意的视线!那我岂不是被谢前辈误认为成情敌!?”

 

阿阮怀着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点点头“应该是啦~毕竟对于没有标记的omega,任何alpha都是危险的,何况这么在乎无异的谢前辈也是一位超级优秀的alpha呢,alpha对于自己心爱之人向来占有欲都很强的。”

 

说起占有欲这个问题,从自己恋人嘴里听到夸赞其他alpha的赞美之词,三皇子殿下还是略略有些吃醋的,于是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咳…那阿阮?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我想我们可以先等等消息,如果无异有状况,谢前辈肯定会尽快通知我们。如果我们冒冒失失去找他们,不仅打不开安全屋的锁,也会引起乐府和流月府的不安。所以我们现在先准备好抑制剂,然后去实验楼那边夷则的休息室,这样一旦有什么情况我们可以及时赶到。夷则,你说好不好?”

 

温柔地摸了摸阿阮的头发,对着聪明伶俐的未婚妻,夷则的语气充满了信任“好,都听阿阮的。”

 

随后,确认各种程度的抑制剂安全存放在冷却箱里,两人便一起返回了流月府夷则的休息室,这一等就从中午等到了晚上。

 

作息规律的谢衣在晚饭时间睡醒,睁开眼便看见柔软地栗色头发在自己的脖颈间随着呼吸颤动,轻轻地将无异从自己的怀中抽出,下床拿出衣服中的通讯仪,打开衣柜拿出一套浴袍穿好走进浴室。沉思片刻,温润的墨色眼眸带着决心,谢衣长长得吸了一口气,带着将无异娶回家的不可动摇的决心,拨通了乐府乐氏夫人傅清姣的通讯仪。

 

将可视光板调节为只获取面部信息,毕竟现在的穿着不太适合见家长。等待片刻,浮现在眼前的透明光板呈现出一位端庄典雅的女人面容,谢衣带着恭敬而温和的笑容问候,“乐夫人您好,我是谢衣中将。”

 

优雅礼貌得微笑回应,傅清姣点点头“谢中将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