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甜肉包子

杂食动物ଘ(੭ˊ꒳​ˋ)੭✧ 谢乐/朱修/真遥宗凛/瑟莱/米优/楼诚及衍生/小狐三日
重度声控✧*。 BL✧*。
最爱漫画老师:中村春菊✧*宝井理人✧*

[古二·谢乐]你是我的精灵(十五)

被景色迷住了的乐无异,在花园里的秋千上坐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事情要做。起身走到大门口处,解开门锁上的指令,将小机器人放了进来,“小主人,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可爱的机械声音从下方传来,小机器人的主要机体部分,是方方的大脑袋,三百六十度旋转着,人工智能先进处理设置,让它有一定能力能够根据主人的问题主动采取行动,

 

“不要打雷,把你收到的师父的通讯器给我吧~”乐无异摸了摸‘不要打雷’头顶一闪一闪的信号灯,“叮咚”一声,大大的脑袋后方弹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着谢衣的通讯器。

 

“谢啦~!”

 

“不要客气,我的小主人!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开心的小机器人转着四根金属支架,咯吱咯吱地跑开了。

 

拿着手里的通讯仪,乐无异内心充满了不安和疑惑。自从接过电话,自己就在思考一件事情,师父一直都是小心谨慎的人,很少出现将私人物品遗落的情况,尤其是重要的通讯仪。难道师父遇到了急事?!倘若真的这样的话,师父现在岂不是是很危险!?!

 

越想越担心的乐无异,将指尖轻轻放在触控屏上,“滴-”一声,设备解锁。乐无异能打开谢衣的通讯仪并不奇怪,很早以前,当乐无异的安全屋只有谢衣和本人能够开启的时候,谢衣就将自己所有的权限设置,毫无保留地对乐无异都进行了验证。而且谢衣曾告诉过乐无异,无论何时,他都有权利打开自己的通讯仪,倘若自己遭遇什么不测,所有的文件信息,还有无异可以保护,只不过乐无异从来不愿意,也不相信谢衣会出事。

 

当屏幕启动,弹出来的确是谢衣还未来得及关闭的信息界面,“晚上八点半,醉月轩,一个人来。”

 

短短的一行字,信息来源未知,乐无异变得更加焦躁不安。不知道是什么人给师父发的讯息,竟然要求师父一人前去。醉月轩是在离城中心稍远一家新开的酒店,去过的人都评价说品味非常独特,而且装修格调也很别致。自己也一直想要和师父去试试的,可一直没时间。但即使是酒店,也难保会不会是什么圈套。到底是什么人约了师父?!

 

低头看了看腕表,现在是八点十分,还来得及。从未有过的不安压上了心头,乐无异最终决定独自一人前往醉月轩。一路上,心神不宁的无异恨不得直接飞到谢衣身边,但是又不得不照顾肚子里的宝宝,也不敢将车开得太快。

 

二十分钟后。

 

定位系统显示的醉月轩就是这里了,时间刚刚好,乐无异一颗高大的树下寻到停车位之后,便打量起这栋建筑。果然如大家所说,品位非常独特。上好的楠木做的雕花大门口,挂着一对六角灯笼,暖暖的光从灯笼上,镂空的锦鲤图案中透出,在地上引出两条巨大鲤鱼的身影,随着光影像在游动。整座建筑只有三层楼高,但墙壁采用非常独特的设计,银灰色的石墙与巨大的落地窗结合,复古的朱红色帷幔垂落在窗前,外墙上布满了从上空垂下来的花,在这神秘的气息中增添了一分活泼。不过最为抢眼的的是门口那位身着古典旗袍,披着黑褐色毛裘披肩的女子,乌黑的长发随意垂在腰间,一半用簪子挽了起来束在一侧,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从灯光下的绰绰身影能判断出,是位气质美人。凹凸有致的身材,银色的细高跟让这位女子更显高挑,肤白若雪,修长的双腿在旗袍下若影若现。女子左右张望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这时,女子突然向前方小跑了几步,而下一幕,让无异震惊得回不过神来。女子挽着一位外表高大英俊的男子走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醉月轩。虽然在远处,但看了谢衣那么多年的身影,男子身上穿着的那件风衣,不仅是限量版的,也是今天早晨自己亲手挑出来的,乐无异怎么可能会认错。“师…师父?!!那个女子…究竟是谁?…原来说的有事不能回家,是因为…要陪她吗?……不对,师父不会背叛自己的!”暂时压下心头泛起的苦涩,乐无异停好车,追了上去。

……

另一边。“阿衣!你真是胆大,不知道是什么人就敢赴约!不怕被绑架了?”

 

“也就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神神秘秘地发这样的无聊游戏。你就这么突然回来,也不怕被媒体包围了?”

“哎呀!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想找你商量!嘿!~”

 

“鬼精灵~你是又闯什么祸了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吧!?”

 

“啊哈哈,先吃饭先吃饭!”

……

 

从一楼餐厅还未放下帷幔的落地窗里,乐无异看到了二人的身影,站在门口却犹豫了。踟蹰不前的时候,恰好一位服务生上前打断了他的思绪“先生您好,请问您是需要用餐还是订房,或者是已经有预约吗?”

 

“啊…用餐。我没有预约,就一个人,麻烦了。”

 

“好的,麻烦您跟我来,我给您安排位置。”

 

随着服务生的指引,乐无异走进一楼的餐厅,偏暗的暖光将整个餐厅笼罩在暧昧的氛围下,中间的部分是一桌一桌的散台,被绣着海棠与牡丹的红木屏风隔着,而且大部分是年轻男女。边上是有帷幕遮挡的小隔间,乐无异一眼就看到了谢衣,他们坐在最里面的一处圆桌。害怕被发现的乐无异选择了隔着谢衣两个桌子的位置坐了下来,幸好怀孕之后自己身上的信息素可以全部被屏蔽,高大的屏风可以也可以模糊自己的身形,不然肯定就被师父了。不敢发出声音的乐无异,随便指了两道菜便让服务生离开了。借着机会,无异抬起头看清对面女子的脸。这一看,乐无异更震惊了。

 

怎么会是…那位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华月?虽然平时沉迷机甲研究,乐无异闲暇之余还是会看看电影和电视剧,偶尔看看八卦消息,这位凭着绝佳的演技,无双的面容今年刚获得最佳女主角之称的华月,是很多人的梦中女神。各大媒体都争相报道她的消息,杂志,广告,到处都是这位明星的身影,乐无异怎么可能不知道。据报道这位绝代美人也是位omega,从影多年,前阵子突然对外宣称自己已有恋人,只是尚未结婚,这可打击了众多爱慕者的心,但这一消息并没有影响她的演艺生涯,反而让她获得了更多的观众。由于双方隐私保护得太好,媒体并没有挖出关于她的恋人的消息,大家纷纷猜测能得到这位美人垂青的人,究竟会是怎样优秀的人。

 

原来这个人…是师父,如果是师父的话…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了。虽然依旧相信着师父,可是眼前华月那言笑晏晏的姣好面容,看得乐无异心痛无比。因为隔得稍远,乐无异只能听得到模糊的对话,

 

“阿衣,你快尝尝这个菜,这是这里的招牌,蜜汁肘子肉,可好吃了!”

 

“这么甜的食物也就你爱吃~”

 

这么宠溺的语气,这么亲密的称呼…连对方爱吃什么都知道得这么清楚,看来是认识了很久了。可师父从没和自己说起过,他认识华月啊!

 

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让乐无异动摇的心,溃不成军,

 

“阿衣,我怀孕了。”

 

什么?感觉一道雷劈在了自己头顶,而恰好这时,想要继续听下去的对话被前来的服务生打断“先生,您点的菜上齐了,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叫我,祝您用餐愉快。”无异勉强地挤出笑容回应了服务生,然而这一打断导致乐无异错过了最重要的内容,只听到谢衣用温柔的嗓音对华月说,

 

“先好好养身体,孩子生下来前,最近别接戏了……”

 

后面他们说了什么,乐无异听不清,也不想听。大脑一片空白,紧捏的手指,刺痛着掌心,可却不及心里的痛处万分之一。原来师父…这一个月根本不肯抱自己…是因为有华月。也难怪啊,师父的欲望有多强烈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现在却从不肯碰自己,是因为……有了宣泄处。华月是那么美好,和师父看起来多么般配,而且现在都,怀孕了。师父……还说让她好好养身体……终究是厌倦了自己吧……强忍着眼泪,一桌的菜未被人品尝过一下,匆忙结了账,乐无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只记得一路浑浑噩噩,脑子里都是……师父不要自己了。

 

……而那一边,被打断的对话,乐无异不曾听到。

“阿衣,我怀孕了。”

 

“……他知道吗?”

 

“不,我偷偷瞒着他怀的,他现在都不知道我在哪里。”

 

“先好好养身体,孩子生下来前,最近别接戏了。可你怎么能这么胡来!”

 

“阿衣好凶!要是对着你家的无异你还会这么凶吗!我现在好怕……好担心他会不会不喜欢这个孩子。”

 

“相信我,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你先什么都别想,一个人偷偷跑回来也累了吧,好好休息下。唉,你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

 

“嗯!~那我听阿衣的,阿衣说能够相信,就绝对没问题!”

 

“真是怕了你了。”

……

 

漆黑的屋子里没有人在等待着自己,空旷的房间全是师父的气息,乐无异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不停地坠落,无声地打在羊绒地毯上,晕开一朵一朵暗花。将自己放倒在卧室的大床上,抱起残留着谢衣的气息的枕头,乐无异的心从没有如此痛过,仿佛被硬生生撕碎。一直信任着师父,坚信师父所有的誓言,可当事实就在眼前的时候,自己要怎么去接受…也许师父早就厌烦了,如此淫荡的自己……只不过为了孩子一直敷衍着。而且……那位美人,也有了师父的孩子。可是师父,明明说过会守护自己一辈子的!!呜……!师父你是个大骗子!大混蛋!!!

 

委屈难过和心痛让乐无异放声地哭了出来,这个短暂而甜蜜的家已经不在属于他和谢衣两个人。冰冷的空气,一切都好陌生,这里不再是自己的家,既然这样……从储物柜中拖出行李箱,乐无异开始打包自己的行李,如果最后的结局一定要分开,那就由自己主动来说吧,总好过被师父厌恶。伸手抚摸了自己圆圆的小肚子,乐无异的声音在颤抖“宝宝别怕,就算爸爸不要你了……爹地会永远爱你,永远保护你。”

 

边流着眼泪边收拾行李的乐无异发现,自己与师父的回忆那么多那么多,尽管师父…已经不爱自己了,可那些放着合照的相框,那些师父在家中到处贴着的便利贴,都是自己舍不得留下的东西。东西越装越多,怎么收也收不完,厨房、衣帽间、客厅、到处都是师父对自己的宠溺和爱,真的好舍不得离开自己与师父的家,舍不得所有的回忆。不久之后,这里就要换主人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哭得已经快要昏倒的乐无异推着沉重的行李箱,走到了门前,恋恋不舍地回顾着客厅里,亲手和谢衣布置的一切……

 

……

而这边,谢衣根本不知道自家那个心思敏感又爱胡思乱想的小笨蛋曾经坐在身后。看了看表已是十点,摸了摸口袋才想起自己竟然把通讯仪忘在了工作室,无异找不到自己肯定该着急了,

 

“月儿,我该回去了,无异该着急了,他现在有身孕,我不敢离开太久。”

 

“好!~阿衣快回去吧,别让他担心,以后有时间我要去你家!亲自拜访下这位传说中的小可爱哦~”

 

“呵~多大了,嘴上还没个正经。自己好好注意身体,一定要跟他说清楚,如果他知道你怀孕,一定会很高兴。”

 

“好好好,我知道啦~啰嗦!快回家!“

 

告别了华月,谢衣心里惦记着乐无异,飞速地往家里赶,不知道无异在家有没有好好吃饭,这个时候是不是又窝在沙发上看着电影等着自己,想到这儿,甜蜜的画面让谢衣的嘴角禁不住上扬,加快了车速。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