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甜肉包子

杂食动物ଘ(੭ˊ꒳​ˋ)੭✧ 谢乐/朱修/真遥宗凛/瑟莱/米优/楼诚及衍生/小狐三日
重度声控✧*。 BL✧*。
最爱漫画老师:中村春菊✧*宝井理人✧*

[古二·谢乐]你是我的精灵(十七)

这话倒是立马奏效,听着谢衣说不要自己,乐无异更觉委屈,努力憋着让自己不哭出声,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溢出眼眶。怀中的人逐渐安静下来,谢衣慢慢地抚摸着乐无异的肚子“无异,现在这样的状况,对你和孩子都不好。为师向你保证,绝对不离开你,只是抱你回卧室,好不好?”不等怀里的人反应,谢衣迅速将自己抽出乐无异的身体,直接横抱起来。像是不信任一般,乐无异紧紧抓着谢衣的衣服,不肯松开。终于得空可以看看无异的脸,低头却看到一双脆弱不安,蕴着眼泪的眼睛,即使如此悲伤,可眼中倒映的全是自己的身影,谢衣的心在抽痛。

 

小心翼翼像抱着易碎品般,谢衣稳稳地抱住乐无异,走向二楼的卧室。“师父……”乐无异一声声地呼喊像是在确认谢衣不会离开自己,“无异,我在。”而谢衣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回应着。

 

打开卧室的灯,略过那张大床,谢衣抱着无异直接进了浴室。身上的人温度太低,尽快用热水泡一泡比较好。调高浴室温度,设定好水温,谢衣没有说话,将乐无异放在了洗手台上,轻柔地脱着乐无异的衣服,乐无异的双手一直揪着谢衣的衣角,不肯松手。

 

空荡的浴室只有哗哗的水流声,安静的师父令无异有些害怕,忐忑地声音说出口“师父…我……我没有骗你……只要你……想要,无论什么,我都可以满足师父。只要师父不嫌弃……这么淫荡……的我……”

 

“住口!无异!谁准你这么说!”像是受到了惊吓,乐无异揪着衣服的手有些颤抖。怕面前的人再胡思乱想,谢衣赶紧解释“无异,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的无异,是世界上最纯净,最光明的人,为师说过,无异的每一个样子,我都爱着。”

 

软软的栗色头发被解开,散在肩上,脱至最后一件内裤的时候,乐无异攥紧了手指,“可师父,你真的不会觉得,每天晚上都在渴求着师父的我…是那样的不知廉耻吗……?”原来如此……全都是自己的错,因为自己的太多顾虑和不够坦诚,再一次白白惹得无异如此难过和伤心。谢衣温柔地捧起乐无异的脸,深邃的眼眸想要将自己的爱意和心疼,尽可能多地传递给对方,

 

“无异,你看着为师的眼睛。你不知道,你主动的样子,为师有多为之疯狂!每个夜晚为师用了多大的毅力才能忍耐不去抱你,光是看着你熟睡的背影,为师就失去所有理智。这三个月,为师就怕你和孩子出一点点意外,才一直不肯碰你,想着再多等一个月,可没想到这一等,等来的确是你这个小笨蛋这么难过的结果。”

 

长长的睫毛忽扇着,无辜而又迷蒙的眼神,谢衣是真的爱惨了自家宝贝呆呆的模样。原来……师父不是厌倦了自己?!反而……师父也同样渴望着……是不是,自己可以更贪婪了一些,自私一些,要求师父只和自己在一起……

 

“那……师父…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恳求着的目光刺痛着谢衣的心,是什么样的心结会让无异产生,自己会离开他的错觉。如果说他们二人之中有一方,最怕被对方抛弃,那么那个人,应该是自己!

 

“唉,小傻瓜,你到底为什么会觉得我会离开?为师说过会守护着你一生,怎么舍得半途就离开你。你是我谢衣认定的唯一的爱人,亦是我唯一的,妻,我只属于你。”

 

虽然心里明白,可是当第一次听到谢衣明明白白地承认自己的这层身份时候,乐无异不经红了脸。苍白的脸色稍有一丝红晕,谢衣快速地除了自己的衣服扔到一边,单手抱起无异的臀,另一手轻松扯掉了无异的内裤。长腿一伸,抱着身上乖巧的人儿,坐进了浴缸中,谢衣的双手安慰般,一下下轻抚着无异光滑白皙的背部。

 

温暖的水流将二人紧紧环绕,乐无异总算安静下来,想要紧紧抱住师父,却被圆圆的肚子隔开了一些距离,时刻提醒着自己的存在感。可是始终萦绕在心头的问题,让乐无异内心痛苦煎熬着,虽然可以自私地霸占师父,那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思来想去,乐无异决定,与其自己胡思乱想,不如直接问师父要个答案!如果……如果师父要选择她……不敢再细想下去,无异还是害怕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师父,如果你陪着我,那她……怎么办?”

 

“嗯?他?什么他?”一头雾水的谢衣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

 

师父难道是不想承认吗?!乐无异有些焦躁,脱口而出“就是…就是华月啊!”

 

“华月……?”谢衣眯了眯眼,看来自己的宝贝今天做了不少事,这也是无异如此反常的真正原因吧。如果不能解释清楚,这会是两人感情间最大的隐患。“无异,可不可以告诉为师,你今天,到底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把你想要问清为师的,全部完完整整说出来。”

 

如果…师父知道自己跟踪他,会不会生气……又是一阵沉默,师父没有催促自己,只是拿着温热的毛巾给自己擦拭,想了好半天,乐无异缓慢地说出来,

 

“师父,对不起……我跟踪了你。你的下属把通讯仪送回了家里,因为师父从来不会忘带自己的物品……所以,我就很担心师父会不会有事……打开之后,就看到了那条信息……之后我去了醉月轩,看到了……你和华月,一起吃饭。我听到……听到她说怀孕了,听到师父你…说让她生下来……”

 

重重的叹气声连带着胸膛的起伏,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乐无异抱着谢衣的胳膊紧了紧。谢衣真的是对无异又气又心疼,气的是他的不信任,可正因为太在乎,所以才会乱想,无异对自己的爱一点不比自己对他的少。揉了揉无异的头顶,语气里全都是宠溺“为师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想生你的气,可是心疼的还是自己。无异你可知,你错哪儿了?”

 

“嗯?”好奇宝宝无辜的眼神,让谢衣看得心头一紧,

 

“你错在,不相信为师;你错在,宁可断章取义,都不肯来问为师。我就这么不值得你的信任吗?”蹭了蹭那瓣嫣红的唇,谢衣继续讲着故事,

 

“你想知道的,为师都会说给你听。华月怀的孩子不是我的,是她的未公开恋人的。”

 

“啊?!!”

 

“她与我从小一起长大,我父母尚未离世的时候,两家关系很好,经常来往。她小的时候顽皮得跟男孩子一样,根本不把自己当omega看,我也没少带着她捣蛋,不过闯的货都是我背黑锅,比如邻居家的窗子,被她玩飞行球砸了个大洞,她溜得比兔子都快,只好我去赔礼道歉。”

 

“噗嗤~”原来师父小的时候也有可爱的一面啊。

 

猜到乐无异在笑什么,谢衣头疼地抚了抚额“好在,大一点的时候,华月的性子总算安静多了。可同龄的人却因为体征开始分化,对她小心翼翼的。为此,她更拒绝结交新朋友。后来十六岁那年,家中遇到变故,我随师父进入流月府,她和父母也搬家了,因为我的特殊课程,便少有联系。十八岁那年,我稍有成就,有空关注社会各界信息时,才知晓,她作为影视圈新人,已小有名气。”

 

“那时候你还小,我也没同你说过她。之后她和我的联系也多了起来,她所属的娱乐圈,相当复杂,omega在这个圈子想要洁身自好很难,想要成名更难,优秀的人太多,压力也愈大,而我成了她唯一的倾诉对象。说起华月的恋人,在华月还未走红前就已经在一起了。那个男人是商人,当时还没有足够能力给华月未来,不愿意耽误华月的前程,选择私下默默保护她,自己也在努力着。即便已经标记,也是拗不过华月的请求,但他一直不愿让华月怀孕,不愿意让她在事业正盛时为了自己而放弃理想。”

 

“咦……?那她……现在…怎么怀孕了?”

 

“啪”一声,大掌拍在水中的臀肉上,清晰的水声混着巴掌声格外羞人,

 

“师…师父,你,你……!”圆圆的眼睛又羞又恼地瞪着,谢衣恨不得直接将人就地正法,但还不是时候,

 

“你什么你?无异是不是想问她现在为什么怀孕了?你说你这个小笨蛋,还有人偷听只听一半的!?本来她是要来参加的我们的婚礼,结果当时正好赶上了她的颁奖典礼,就没能赶回来。我一直想着什么时候,等她有空,再好好介绍你们认识。结果她这次偷偷怀孕,瞒着所有人跑回来了。才开不久的醉月轩,是她的恋人为她建的。上个月华月趁着醉月轩开业之喜,给他下了药,结果就成功了。这傻姑娘也真是,她那恋人其实也等不及了啊。现在对方已经是商业圈顶尖人物之一,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华月,让她幸福。马上都准备要求婚了,结果华月来了这一招,那人估计现在因找不到人,不知道得急成什么样。”

 

“师…师父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目瞪口呆的乐无异没有想到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荧屏前那么美丽的人,可以为了爱情如此勇敢…呃…也许是大胆?但最吃惊的是,为什么是会连华月的恋人想要做什么,都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都说你笨。”精致的脸再度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和灵气,谢衣忍不住用唇蹭了蹭无异光洁的额头,“有哪个Alpha会让自己的Omega和别的人走得这么近?她的恋人早就与我联系过了,为了给华月准备惊喜,让我替他保守秘密。结果这次,没想到华月真是给我留下个难题,我还得想着尽快给她那估计急疯了的恋人,通知一声。”

 

“所…所以,华月…她喜欢的人,从头到尾都不是师父?!!师父也从没有,喜欢别人!?!”头上呆毛弯弯地翘着,上下摇动,像是接受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信号而超负荷了。谢衣一口咬在了无异的唇上,

 

“嘶!!!疼!”

 

“你还知道疼?你知不知道,当你说要离开为师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疼?!”

 

原来一切的起因,不过是自己无端的胡思乱想和猜忌。师父从来没有想过和自己分开,从来没有背叛自己,师父一直…爱着自己,不曾离开……羞愧的乐无异红着脸低下头。谢衣的目光沉了沉,无异的身体已经变暖,应该没问题了。一手托起乐无异的臀部,捞过一旁的浴巾把无异和自己擦干,像抱小孩子一样护住乐无异的背部,走出浴室。

 

将乐无异温柔地放在柔软的丝缎大床上,谢衣欺身压了上去。时刻记着无异腹中的孩子,谢衣用双手撑在无异的上方,避免体重压到无异,幽暗的眼神,声音变得低哑“无异,为师没能急时与你说清事情是为师的不对,所以为师今天会好好‘补偿’你,弥补你心里的难过。可是,无异也要罚。罚你,竟然这么轻易地说出‘离婚’。为师会好好教你,什么话能说,什么不能说。”

 

“师父……~”明白师父话里‘补偿’的含义,向来脸皮薄的乐无异,主动圈上了谢衣的脖子,期待着,即将到来的令人脸红心跳的情事……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