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甜肉包子

杂食动物ଘ(੭ˊ꒳​ˋ)੭✧ 谢乐/朱修/真遥宗凛/瑟莱/米优/楼诚及衍生/小狐三日
重度声控✧*。 BL✧*。
最爱漫画老师:中村春菊✧*宝井理人✧*

[古二·谢乐]你是我的精灵(完)

自此之后,谢衣和乐无异的生活再也没有过争吵,两人对彼此无条件的信任,热情不褪的爱一直持续了一生,而这都是后话了。

 

而目前最重要的是,由于一整晚情绪剧烈波动,加上夫夫二人一番‘折腾’,让腹中的小团子首次发出了抗议。乐无异是在快中午的时候才醒来,睁眼发现并不是主卧,身上也没有黏腻的感觉,一定是师父已经帮自己清理过了。温暖的手臂一直圈着自己的腰间,即使是睡梦中也呈现出保护的姿势。被心爱之人细心地呵护着,乐无异迫不及待地转身,正好,对上那双让人沉沦的眼眸,想起昨晚那场情事,乐无异习惯性地红了脸颊,

 

“师父…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没多久,看你还睡着,不忍心叫醒你。”宠溺的语气让乐无异情不自禁地在谢衣的唇上印了个戳儿。

 

不过此时,好不容易等到‘娘亲’睡醒的小团子,当然要趁此机会好好发泄不满。“唔…”乐无异突然发出一声不适的闷哼声,连眉头都稍稍皱在了一起,谢衣一下担忧起来,害怕昨晚的争执会对无异的身体造成伤害,“无异,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都怪为师不好,千万不要硬撑,实在不适,为师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怀里的人没有答话,只是过了几秒又是一声轻轻的哼声,但随即,却听到乐无异‘噗嗤’一声笑出声。只见那双抬起的明眸,认真地看着眼前,脸上写满担心的人,乐无异弯弯的嘴角有着不同于对恋人的温柔,更有着即将为人父的慈爱,牵起谢衣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师父~不要担心,我没事的。只是……他好像不高兴了呢…”

 

惊讶的谢衣脑中出现了几秒的短路,还未等反应过来,手掌下,无异柔软的小腹传来轻微跳动,有那么一瞬,谢衣身体都僵住了,可转瞬,温润的脸上满是喜悦,

 

“无异!孩子…会动了!?”

 

稍稍有些羞涩的无异点点头“嗯~四个多月了~虽然不是很明显,可能是昨晚上我的情绪影响到他,所以他现在不太安分呢~”

 

谢衣真恨不得将无异揉进自己的怀中再不分离,他的无异总是能给他带来这么多惊喜。可是凸起的小腹却时刻提醒着自己的理智,轻抚着无异的肚子,谢衣的声音都有些控制不住地颤抖,

 

“无异,你真的是…为师的宝贝。昨晚那样的事情,为师决不允许再次发生,无论你想知道什么,为师绝不会对你有任何隐瞒。今后我会好好保护你,还有,我们的孩子。无异,你愿意再相信为师一次吗?”

 

“嗯!我愿意~”甜蜜地抱住谢衣,乐无异主动地送上了自己的唇。

 

没过几天,当华月知道因为自己的不小心,差点给好朋友的终身幸福惹出大祸时,带着万分歉意,拎着大包小包的补品和小孩子的物品上门道歉。对此,乐无异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毕竟这场风波自己和师父都有责任,怪不得别人。当荧屏中眼含秋波,明媚动人的美人,却‘俏皮’地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无异还是有点招架不住,

 

“无异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好,真的太对不起了,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的乱子,还好你没事!”

看着对面的美人满脸愧疚和自责的情绪,乐无异赶紧回答道“没有没有,您别这么说,也是我不对,是我不该胡思乱想,猜忌师父的。”

 

“你别安慰我啦,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我和阿衣不对,等过几天有时间,快让我做东,请你们两吃醉月轩最好吃的药膳全席好不?”

 

“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不推辞啦~”

 

“哎呦~无异你不要这么客气呀!我和阿衣是好朋友,我又比你大了这么多,以后你就叫我阿月姐姐就好啦~如果阿衣再敢隐瞒你什么事,或者和谁不清不楚辜负了你,我帮你狠狠收拾他!”

 

也是没有想到性子如此豪爽的美人儿竟然要自己叫她这么…亲昵的称呼,乐无异还是有些脸红,结结巴巴地说出口“嗯…阿…阿月姐姐,师父他不会的!”

 

而一旁占有欲极其强烈的谢衣是看不下去了,无论别人什么身份,和自己什么关系,和无异什么关系,无异只需记住,也只能有他‘谢衣哥哥’一个人就可以了!也不管华月还坐在一边儿,谢衣一把揽过乐无异扯进自己怀里,霸道的口吻宣誓着自己对无异的主权“阿月别闹了,再闹我就生气了。无论是谁,无异只能有我一个师父,一个‘谢衣哥哥’。”特别加重强调的最后四个字,让无异想找个地缝儿把自己埋起来,此时被两个恩爱的人,刺激着脑神经的华月在一旁添油加醋了一句“阿衣真小气!无异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啊,哼~”。

 

真是羞死人了~乐无异急忙推开谢衣,佯装生气地瞪了他一眼,红着脸对华月说“别听师父乱说~要不我叫您华月姐吧~”

 

“当然可以!还是无异好!~不理你旁边这个小气鬼!让他给我们定晚餐去!”大手揉了揉乐无异的头发,看着聊得甚欢的二人,谢衣只好闪到一边儿去,主动承担了晚饭的责任,当然,是叫外卖。一场简单的小聚,主客尽欢,快到夜里才散去,在后来谢氏夫夫的甜蜜生活中,华月和她的伴侣也成了二人家中的常客,不仅四人经常聚在一起,身边还围绕着一群小团子。

 

短暂的小插曲让两个人的生活糖中加蜜,乐无异的生理需求都被谢衣完美地解决,一直持续到乐无异肚子七个月的时候,就没再继续了。胎动的频繁让乐无异饱受甜蜜的煎熬,孩子实在太能闹腾了。快到预产期的时候,乐无异的肚子看起来像一个大西瓜,他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谢衣的神经一跳一跳的,生怕无异摔着撞着,无论无异走到哪里,谢衣都亲自陪着,寸步不离。

 

这天,乐无异心情有些烦躁,闷闷地窝在沙发里,谢衣在一旁陪着给他削苹果,突然,乐无异发出了难过的声音“唔…嗯啊…疼……”‘咣当’一声红红的苹果掉到了地上,“无异!你还好吗!是不是…?”“唔啊…呜……师父……我,我肚子好疼……送我去……医院……”比预产期提前了一个星期,无异肚子里的小团子已经迫不及待要出来了。谢衣立即拿出通讯仪给帝国医院通知,抱起无异开车驶向医院。在通知完乐爸乐妈后,顾不上那边一阵鸡飞狗跳,看似冷静的谢衣,一脚油门加速前往。

 

在谢衣的执意要求下,生产的整个过程他都要亲自陪在乐无异的身边,虽然omega的身体可以孕育,但是生产的过程会比女性更加难熬。整整一晚上,看着乐无异满脸的汗水,极度的疼痛让隐忍着的无异,时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谢衣恨不得自己从未答应无异要孩子。哪怕无异的指尖在自己的手上留下了一道道红痕,谢衣也不在乎,只希望能更多地分担到无异的痛苦。谢衣暗暗发誓,这种痛苦,无异承受一次就够了。七个小时的痛苦煎熬,在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啼哭时终于结束,医生乐呵呵地抱着哭闹了几声就睡了的小团子,走到谢衣身边交给他的父亲。小心地抱着脆弱的小团子,皱巴巴的小脸根本看不出到底像谁,谢衣的眼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水迹,抱着怀中的至宝,俯身给已经疲惫不堪的乐无异看。

睡着的小团子应该是闻到了属于‘妈妈’的气息,微微动了动手指,这一刻,乐无异觉得所有辛苦都值得,而自己与师父共度过的所有回忆在脑海里闪过,嘴上带着甜蜜的微笑,极度疲倦地闭上眼睛,纤长的睫毛抖动着,虚弱地说着睡前的最后一句话“师父……遇到你……真好……”

 

一滴水滴落在了乐无异的脸上,又被主人轻柔地拭去。谢衣单手稳稳地抱着孩子,眼中包含着太多的情绪,这就是他爱的人,是他一直爱着的无异,是他愿意用余生,或者来生,或者无论多少轮回都会深深爱着的人。谢衣低头吻在无异脸侧,“无异,辛苦你了…我爱你。”无异弯了弯嘴角,进入梦境。

 

 

四年后。

 ……

 

又是一年冬天,厚厚的鹅毛大雪降落在静水星的每一个角落。一座错落有致的红漆楼阁,被纯净的雪覆盖住,衬托着朱红色的砖瓦更为娇艳,这座别致的宅邸当然是定国府。府中的后花园,迎着寒风怒放的腊梅,一团团簇拥着绽放,风一吹,几片花瓣飘落而下,有一片缓缓落入一双白皙纤长的手上。栗色的软发依旧高高束起,厚厚的格子围巾将脖颈处凝脂般光滑的皮肤包裹起来,花下的人穿着版型极好的驼色毛呢大衣,藏在衣服下的精瘦身子,显得更为修长。时髦的穿着并没有让这一身衣服的主人,在中国风的庭院中显得突兀,安静的气息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让人觉得他本来就属于这里。这个人不是别人,只能是乐无异,四年之后,完全褪去了少年的稚气,乐无异的整个人更为成熟稳重,如果以前乐无异的气息是条欢快地流淌的溪水,那现在,更像是一汪深邃的湖水,宁静安和。唯一没有变的,是那张愈发精致的脸,时间舍不得在上面留下一点痕迹。

 

一阵风吹过,离得最近的枝头上,几簇梅花摇了摇,乐无异带着羊皮手套,还没来得及去触碰一下枝头的花瓣,远方就传来稚嫩可爱的声音,

 

“妈妈妈妈……!”一团毛绒绒的小肉球圆滚滚的朝乐无异的方向‘滚’过来,乐无异转身温柔地笑着,小肉球炮弹一样冲到乐无异面前,抱住无异的双腿,掀开长长的大衣,将脸埋了进去,

 

“阿星,说了多少次,不许叫妈妈,我是爸爸!”佯装生气的乐无异训斥着怀中,因为裹得太厚看起来很圆的宝贝,

 

“呜~可是爸爸也是妈妈呀,爸爸不喜欢我就不叫了……爸爸不要生我的气”泪汪汪的深棕色大眼睛真诚地看着乐无异,孩子的瞳色结合了师父的墨色和自己的琥珀色,格外惹人疼爱,每当这种时候,宠爱孩子的乐无异直接放弃纠正,轻轻捏了捏那张神似翻版小谢衣的脸,

 

“爸爸没有生气,阿星不难过。先告诉爸爸,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跑得这么急?”

 

“呜…!爸爸救我,奶奶又想给我穿女装,阿星不想穿!爸爸,爸爸~我什么时候能有个像爸爸一样好看的妹妹!?” 

 

无异顿时脸一红,自家娘亲又开始了养个小孙女儿的梦想,养不到女儿只好寄托到孙女身上了。不过看着阿星渴望的眼神,一个孩子确实有点寂寞了,要不是师父死活不同意自己再承受一次生产的疼痛,也许阿星早就有妹妹了呢,看来…只好自己再多对师父下点‘功夫’啦。蹲下身子,乐无异抱住自家的小肉团,

 

“阿星乖,等你学会怎么保护重要的人时候,你就会有妹妹啦~”

 

“那什么样才算是能够保护重要的人呢?”

 

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甜蜜的事情,乐无异轻轻地笑了,对视着那双求知的眼睛,乐无异在阿星粉嘟嘟的脸上亲了下,

 

“就像爹地保护爸爸一样,等你能够保护你认为重要的人的时候,阿星就有妹妹了。”

 

“嗯嗯!阿星一定会努力的!像爹地一样,保护爸爸和妹妹!”

 

这段趣谈,早已被出来寻人,却驻足在花园入口处的谢衣捕捉到。望着花下一大一小的可爱精灵,谢衣低沉醉人的嗓音,带着浓郁的爱意唤了声“无异!阿星!”

 

“爹地!~”

 

“诶~师父!”抱着小团子的人抬起头,如水的琥珀色眼眸迎上墨色流淌的深眸,相视一笑。

 

终身不相负。




——————————————

完结啦~感谢撸否的各位妹纸们,还有太太们催促的动力!第一次写文一大堆槽点,新坑的话会努力改进的!(TUT不过目前处在地狱考试期)这篇rou文还有个羞耻play的番外,大概过段时间闲了我就放出来,嘻嘻嘻,然后再也不想写肉了!_(:з」∠)_伤肾呀!

评论(5)

热度(22)